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天涯时空

扬州“秋菊”打官司: 一

2018-08-27 10:44编辑:邵阳新闻网人气:


  扬州“秋菊”打官司: 一场“官砸民”引发的“民告官”讼争
  瞎想的名字 2016-12-24


  【编者按】1992年,由张艺谋导演、巩俐主演的《秋菊打官司》曾荣获国内外多项大奖的电影,叙述了中国大西北农妇秋菊的丈夫,被村长踢伤下体后,村官却死不肯认错道歉。于是,她宁愿不要赔款也要讨个说法,挺着怀孕的大肚子艰难地上访,最终将公安局长推上了被告席。然而,正当秋菊家替婴儿举办满月酒时,曾带领村民冒雪把难产的秋菊送往县医院的村长,却被押上警车依法刑事拘留。

  二十多年后,一名现实生活中的“秋菊”,在依法信访中竟然遭到信访官员的辱骂,为讨到一句道歉,又被信访局长砸伤。然而,公安机关却不肯按照依职权委托对伤者作出的司法鉴定结论,单独采信了信访官员们漏洞百出的“没有砸中”的虚假伪证,作出了对违法官员不予治安处罚的决定。

  于是,她也和电影版执着的秋菊一样,宁愿不要赔偿也要澄清事实真相,带着残疾的身体去依法维权,用微弱的民权与强势的官威抗争,让公安局长也坐上了行政诉讼的被告席。

  但是,她也知道: 一个正义的现代法律社会,“刑不上大夫”的古老法则和那些根深蒂固的官本位腐朽思想的存在,仍然阻碍着中国的法治建设进程,在争取公平正义的维权道路上,遍布了崎岖和坎坷的艰难。

  在这起因“官砸民”而引发的“民告官”案件中,现实版的“秋菊”祝秀华在《原告庭审质询、辩论意见书》中,通过辩法析理,充分举证,用优势证据和大量事实,戳穿了违法官员和三名信访局“证人”明显不符合规律性、逻辑性和供述不一的弥天大谎,恰当地运用法律和公安法规,淋漓尽致地驳斥了被告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的抗辩,并依法指出了被告从办案程序到认定案件事实的彻头彻尾的错误——


  

扬州“秋菊”打官司: 一



  原告庭审质询、辨论意见书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在行政诉讼中,被告应当按照公安部《公安机关执行<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由作出处罚决定的公安机关负责人和原办案部门的承办民警出庭应诉”,并且,在应诉中,“应当如实地陈述、合理合法地申辩其意见和理由”。

  但是,在今天的庭审中,却见不到“原办案部门的承办民警出庭应诉”,并且,被告在《行政诉讼答辩状》和庭审中,仍然对违法行政的错误认识不清,更不愿自觉地纠正。原告认为,被告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应当知错即改,还信于民,而不应当继续以缺乏证据佐证的、不符合逻辑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并且是毫无理由的抗辩,掩盖自己违法行政的错误。

  现原告就大量的法律依据和确凿证据,对被告违法办案和不予行政处罚违法行为人冯雪明的严重错误,发表以下质询和辩论意见。

  一、违法行为人冯雪明作为一名信访工作的领导干部,却寻衅滋事,故意谩骂、砸伤信访人员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影响恶劣,明显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应当依法受到法律的追究。

  原告在职期间由用人单位申报,被评定为五级工伤。由于原单位遗失了工伤定级材料,无法得到经济补偿。虽经市劳动部门同意补办工伤定级手续,市工业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却没有任何理由,拖延不办。近几年来,原告一直依法向扬州市信访局等有关部门反映了诉求。

  但是,作为人民政府的信访机关,对于公民的合法诉求,一直都是推诿塞责,严重违反《信访条例》“两个月内处理并书面答复”规定,长达数年都没有书面处理答复意见,造成原告多次被迫去省赴京上访,却几乎每次都遭到了截访人员的非法监视居住,或非法截访。

  今年4月21日,原告依法去市信访局向几位领导反映诉求,却无端遭到副局长冯雪明谩骂。4月25日,原告站在市信访局会议室门口,要求正准备开会的冯雪明赔礼道歉,双方发生争执,竟然被恼羞成怒的冯雪明用双层玻璃杯砸伤。


  

扬州“秋菊”打官司: 一


  图为被侵害人祝秀华砸后的伤情照片


  二、 只有程序正义,才能保证实体公正。在公安机关“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活动中,被告应当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理案件,绝不能违法办案、执法违法。

  在本案中,被告没有认真按照公安部和江苏省公安厅的规定,依法办理这起治安案件,其严重违反办案程序的事实如下:

  1. 公安部《110接处警工作规则》第十条规定,对于报警“不得拖延出警,应当及时赶到现场。”但是,案发后,原告曾先后四次用手机13815816379号码,向110报警,大约40分钟后,被告一名警号为104611的警察,才迟迟来到信访局大门外,还带来一名记者。这个肩挂执法记录仪的警察却不肯对报案人伤势拍摄,手持摄像机的记者一听说是“官砸民”事件,很快便与警察钻进警车离开(见证人赵永芬证词)。

  《江苏省公安机关110接处警工作暂行规范》第十八条还规定:“开展案件类警情先期处置的民警不得少于两人。”因此,被告的四季园派出所只一名警员出警,并且还是拖延出警,也不肯到案发的四楼现场处警,显然违反了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的规定。

  2.《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公安机关对伤害案件现场进行勘验、检查不得少于二人。”并且,在原告报案后,被告的这名出警人员,也没有按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八十四条“现场勘验参照刑事案件现场勘验的有关规定执行”的规定,立即叫来其他警员对现场勘验、取证,并现场笔录和摄像拍照,以致砸伤原告的“双层玻璃杯凶器”灭失。

  此后,经报案人多次向被告方请求,警方在事过境迁的4月27日,才迟迟到现场拍了几张照片 (以《祝秀华被故意伤害案》案卷照片日期为证)。

  3.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接受案件时,应当制作《受理案件回执单》一式二份,一份交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一份附卷”。 但是,被告方却违反规定,竟然都没有将一纸《受案回执单》交原告收执。

  4.公安部《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三十二章规定: “询问的办案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并应当向被询问人表明执法身份。”但是,2016年4月25日19时45分,被告方制作《询问笔录》时,却只有一名叫汤伟的警察。对于警方违反程序的调查,原告曾质疑: 怎么是你一个人来作笔录?

  而在事后,被告方却故意弄虚作假,在“询问人”一栏补签了一个谁也辨认不清的姓名,而这个人当时根本就不在询问现场 (以调取派出所监控录像为证)。

  5.《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八十四条规定:“鉴定费用由公安机关承担,但当事人自行鉴定的除外。”然而,当原告被砸致伤后,被告方为查明伤情,曾依职权向司法鉴定机构出具了《司法鉴定委托书》,其鉴定费为560元。但这笔费用却要受害者承担。

  只有程序正义,才能保证实体公正。被告在处理这一起“官砸民”的治安案件中,由于严重违反了法定的办案程序,以致发生了认定案件事实的严重错误。


 
(来源:http://www.bjmagnet.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邵阳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邵阳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邵阳新闻网,http://www.bjmagnet.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2018dnf超级会员5月活动地址_dnf超级会员5月黑活动网址2018

2018dnf超级会员5月活动地址_dnf超级会员5月黑活动



返回首页